佛教通史专题课,文字基础稿由群主及群友团队整理、校对提供。群友团队名单如下:

、周志华、恒审、兰花草、双林居士、王增惠、厚朴、陈贞云、辛昕、MI8、Edward、李润、

上线稿文字、资料注释由群主整理、校对、提供。图片由群友厚朴提供。

本节课音频首次上线:-2-3

滹沱河畔-五家七宗时代的渡口

前几课我们已经讲了,在“会昌法难”以后,中国南方先兴起的“禅宗第二次复兴运动”,代表人是——黄檗希运,和他的师弟——沩仰宗的创始人沩山灵祐。这两位大师都属于洪州禅系!就是……马祖道一创建的禅系,又叫——江西禅。

与此同时,就是……一个历史时间点上,在中国北方同时复兴的禅宗,是河北赵州禅和定州临济禅。赵州禅,我们已经讲过了。

在南方。黄檗希运,他是独立的!沩仰宗,是作为禅宗“五家七宗”第一个出现的禅宗派别。在北方,赵州禅——从谂,是独立的!而临济宗,是“五家七宗”出现的第二个禅宗派别。时间虽然有先后啊……其实前、后不差了几年,“先”、“后”意义不大,所以,我们可以认为——他们是同时出现的。就是——南方的黄檗希运和沩山灵祐,北方的赵州从谂和临济义玄,同时复兴了禅宗。

洪州禅,这样儿就突破了江西、湖南它的传统基地,在河北形成了一个新的禅宗中心。我们说——二次复兴的时候儿,出现了两个新基地:一个是河北;一个是福建。河北这个新中心,就是临济义玄创建的。禅宗,临济义玄,他在正定滹沱河渡口创建了临济宗。

其实,合理的分派法啊,应该叫作“禅宗沩仰派”、“禅宗临济派”……但是,“宗”不是好听嘛,也显得大。而且,临济宗往后传,到公元九百八十几年,就是传到石霜楚圆的时候,就公元一千年前后,临济宗又分为两派,就是——杨岐派和黄龙派。

杨岐派,就是——杨岐山的杨岐方会;黄龙派,就是——黄龙山的黄龙慧南。这就是——临济宗又从北方重新传回了南方!这两个山都在江西——杨岐山是江西的萍乡……在萍乡;黄龙山在江西南昌。你看,这都是江西……都是马祖道一的家乡啊!江西人对中国禅宗的贡献真是谁也比不了……真是太大了!

禅宗“五家”第一个出现的是沩仰宗,第一个消失的也是沩仰宗!因为沩仰宗是小宗……本身就是小宗,传禅法又特别,义理又特别……我们前面讲了——又“圆相学”,然后又、又追求真理……那你不死,谁死啊?

临济宗,它不是第一个出现的!它五家七宗里,不是第一个出现的。它理论上是第二个出现的……在时间点上。但是,临济宗是最大的那个宗!临济宗的出现,标志着——禅宗正式进入“五家七宗”时代。那,沩仰宗出现的时候儿,那只是刚出现沩仰宗——希运出现了……嗯,从谂出现……那都不算什么!必须是临济宗出现,它才在佛教史上标志着——禅宗正式进入了“五家七宗”时代。

“五家七宗”,“五家”里“临济”只是一家。但是,“五家”之所以有“七宗”……多出两个宗?我们刚才讲了——黄龙宗和杨岐宗,那就都是临济宗分出来的,叫“临济支派”……应该叫作“临济宗杨岐派”或“临济宗黄龙派”。这么样算,等于在禅宗的“五家七宗”里,“临济”一家就占了三家……就,“临济”一家占了三家!独占一半儿……将近一半儿。而且,临济宗是“五家七宗”中唯一的“北方宗”!就……它是唯一的“北方宗”!并且,独霸北方——北方没人,全是它!临济宗……啊,刨掉赵州禅啊……

临济宗自创宗以来啊,法脉不绝!打义玄开始法脉不绝,以一家之宗风大彰天下!在中国佛教的所有宗派中,法脉不绝的,天下只有两个宗——临济、曹洞。就是……“五家七宗”也好,其他华严也好呀、天台也好……法脉真的不绝的,等着复兴的……啊,天台不算啊……就,禅门里,临济……不绝的,只有“临济”、“曹洞”两宗!而且,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临济宗的!

其他的法脉呢……什么法眼呀、云门啊、雪峰啊……都、都,都断了!后来,这一些“五家七宗”的法脉,是由虚云大师一个人恢复出来的!在近代佛教史上叫作“一人系五家”!就是——他一个人继了五家的法脉……五家命运。呐,这是个很伟大的工作啊!就,就当时评……胡适评,就叫——“誉满天下,谤满天下”!就是……当时天下都骂他——你、你这个人太……太狂妄了!一个人系五家。

虚云大师对中国佛教的巨大贡献是不容忽视的!他本身是出身于曹洞的。其实,他出身于“曹洞”还是“临济”啊……出身曹洞宗?还是临济宗?这事儿很不好说!普遍认为——是曹洞宗出身。

好,我们回来继续讲临济宗。临济宗,我们以往的概念认为——开山祖师是一个。你看——其他的开山祖师都是俩,对吧?“沩仰”——沩山、仰山;“曹洞”——曹山、洞山。“临济”,我们一般认为——开山祖师是一个,就是临济义玄。其实不是!临济宗的开山祖师也是两个!另一个人我们很少提到。

唐末五代的时候,义玄大师和另一个人,叫普化大师,他们两个人在河北省石家庄定县创建的。时间……具体时间,大约是在公元年到公元年之间。

义玄大师,他俗家姓邢。他跟同在河北传禅的赵州从谂,俩人是老乡——都是山东菏泽人……当时叫曹州。关于义玄大师的生平言行呢……基本上所有的“僧史”、“僧传”、“禅史”都有记载!但是,不统一。我们一般呢,都是按照这个“临济慧照禅师塔记”,来……来作、作为他的这个,这个标准史。因为,这个《宋·高僧传》记载——他死于咸通七年,那就是公元年。但是呢,“塔传”……什么叫塔传呢?临济禅院,你只要一进去,进门就是一个塔,叫“澄灵塔”,这是他的……就是临济大师的塔。塔边儿有他的石碑,是他的弟子写的、刻的,叫“临济慧照禅师塔记”。在这个石碑上,写的是咸通八年——公元年。就是……偏差,有偏差……但是不大啊!

义玄大师的出身,是个谜团——生年也很模糊;经历也很模糊;寿龄也很模糊……我们基本后世对他的描述都是按这个石碑来做的……就是这个“慧照禅师塔记”……因为,他的这个谥号叫——慧照。

义玄,他是禅宗临济派,或者说——临济宗的开山祖!我们一般都叫他“临济义玄”……就是我们刚说——慧照,才是他的谥号。和尚,如果以“慧”开头儿作谥号,那就跟读书人用“文”和“忠”作谥号一样,都属于就最顶级厉害的!所以,临济义玄,他实际应该称为——慧昭义玄。所以,那个塔记叫——临济慧照禅师塔记。

他的师承很复杂……大师的师承很复杂!他的生平来路呢,很象他的老乡,就是……赵州从谂。我们说——赵州从谂什么呢?出世之前没人知道——不知道以前他干过什么?师父呢?不知道师父!师从过很多名师,不能有确定的师父。在那个大时代里啊……不知道来路的英雄人物是很多的。但是呢,我们一般认为——他是黄檗希运的门徒……就好象说从谂一样,我们一般追到南泉普愿。义玄,我们一般追到黄檗希运。

但是,根据澄灵塔边儿上的石碑,就是“慧照禅师语录”记载,他自己说……就是,义玄大师自己说——山僧佛法从麻谷、丹霞至庐山拽石头和尚一直到黄檗、石巩。这是他说他自己的师父……谁呢?麻谷和尚!嗯,是道一的另一个弟子……就是蒲州麻谷山的宝彻;丹霞,丹霞天然;庐山,庐山呢……就是马祖道一的另一个弟子——庐山智常,又叫“归宗智常”、“拽石头和尚”;然后,才到黄檗希运;嗯,然后到石巩,石巩是指抚州石巩,也是道一的另一个弟子。

就是,他的这些师父,基本上……是道一弟子一代的主要的高僧,他都师从过。从宝彻到天然、到智常、到慧藏,他都……包括黄檗希运。就是他按他自己说——他并不是黄檗希运的弟子,而是直系师弟!为什么呢?他……因为,他学的那个拽石头和尚,那个从法系上说啊……就是我们说——黄檗希运的法系,按裴休说,也是庐山的归宗智常。所以说——他实际跟黄檗希运呢,应该是一个直系或旁系师兄弟的关系……从年纪上说是差不多的,但实际上呢,从这个“灯录”上各种记载,都把他定为这个黄檗希运的弟子。

总之,从义玄大师自己所列的师父名单中来看出来,他想说明的是——他所学的,或所传承的,并不是具体的某个师父,或者某个禅师的言辞,而是得了禅宗的真正宗旨!就是——我学的,是马祖道一以后洪州禅的宗旨,不是你们具体的……所以,他把他的这个师从全部列出来!那,列出来之后,嗯……有黄檗希运,还有黄檗希运的师父呢!对不对?还有归宗智常呢!还有天然丹霞呢……嗯,丹霞天然呢!对吧……一把。

从义玄列的他师父的这个名单看,包括当时这个几位大师,包括赵州从谂,自己说的这种师父的这个传承看,禅宗里所谓“六祖慧能传袈裟付法衣,以确定南禅宗法嗣”这件事情,应该说——只是神会自己的说法!或者说——是禅宗菏泽系一家的说法!因为很显然,一看洪州禅系这个传法,对吧……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嘛!禅宗“五家七宗”,我们讲到后面就知道——都基本上……都是这么学的!没有什么“传袈裟付法衣”这种说法!都是个互相学习、互相切磋的一个过程。

就是……从这个历史上看啊,当时天下禅师行脚寻师是一个常例,或者说是早期禅宗的一个标准学习习惯——遍访名师。而且,他们访名师呢,也没有门派之分,啊……他,他可以访很多门派!你包括这个义玄,他还师从过这个禅宗北派的德山宣鉴。他没有门派之分!他也没有辈分之分!对吧?他既可以求学于师父……这个,归宗智常;又可以求学于归宗智常的弟子,这个……黄檗希运。没有问题!就是……学问、学问,就是多学多问!啊,当时禅宗的这个学习风气就是这样。

但是,在他的“塔记”里也说……就是,他说他师从过这么多人,但是,他也承认——黄檗希运是他的直系恩师!他是这么说的,他说——首参黄檗,次谒大愚。这实际说的是他的传法的两个(庐山归宗的)弟子。而大愚呢……大愚,他也是归宗智常禅师的弟子,啊……他跟黄檗希运也是这个师兄弟的关系。

总之,所依据“塔记”、“灯录”以及“僧史”,可以确定的是——临济义玄,他是在江西禅系诸大禅师的悉心培育之下成长起来的!所以,包括他自己的“塔记”记载——定临济义玄为江西洪州禅系和黄檗希运的弟子,这应该是标准无误的。

关于义玄悟道的故事呢,那这个故事就太……耳熟能详!他最早记录于《景德传灯录》的第十二卷,就……详细记录了义玄大师是如何悟道的。这个悟道故事呢,充满了行为艺术,并且很暴力!

义玄落发受具后,啊……四处行脚,辗转就来到江西黄檗希运处。我们前课讲过——希运大师,他有一爱好,就是喜欢带着一根棍子到到禅堂上让大家问问题。义玄大师,山东人……祖籍,对吧!山东人,大家知道……老实、死心眼儿……对吧?所以,希运说——你们问问题吧。然后,义玄就三次参问大师——何是佛法大义?就——到底什么是佛法的大义呢?结果三次遭到黄檗希运的暴打,迎头一棍!并且未领深旨。就是说——你只要问一次,我就打你一次;你问一次,我就打你一次……让你再问?

这个故事版本很多啊……就是,后面演绎的版本很多,它最早来自于《景德传灯录》。也有说这个……义玄大师问的是——何是佛祖西来意?哎,就这几个话头儿——什么柏树子能否成佛;何是佛祖西来意;何是佛法大义……如果了解佛教禅宗的就知道——这几个话头儿,在禅宗里叫SAYHELLO式的问题!就是说——反正是不是、熟不熟?我们都得问一问!但是没想到——问一问,就给了当头一棒!

当时文学故事是这么记录的啊……说这个希运大师满脸堆笑,问大家——谁还有问题可以问呐?然后义玄就不知好歹地就去问了。啊,本来问的就是禅宗的一个普通的SAYHELLO式的话头儿,没想到迎面就是一顿暴打!那,第一回挨完打呢……这个义玄后来就问师父,是吧……然后希运就说——唉,我、我今天心情不好。然后……以后你再问吧!然后,第二次……我们说山东人嘛,死心眼儿,他又问,哎!又一顿暴打!他又问师父——怎么回事儿啊?哦……嗨呀,不好意思,我今天心情还不好!啊……那,等心情好吧。然后,终于等到第三次,又问!啊……希运大师——哎呀……不好意思,今天心情又不好。就,总之……问一次,打一次。

最后,义玄也是给打到没招儿了,只好向高安大愚请教。高安,就是江西高安……的大愚,嗯……黄檗希运的师弟。大愚就说啊——黄檗与麽老婆心切为汝得彻困。这句话……这古文,他意思就是说——希运呢,他怎么象个老太婆儿似的那么着急啊?他这么着急地让你领悟,你还不悟!你还要来找我?那,言下之意就是——你找我,我也要打你!哎,这话义玄马上就听懂了!义玄于是言下大悟!什么意思?就是——你不领悟,还得挨打。所以,聪明人,你就赶紧说领悟吧!对吧?而且,师父如果问你——领悟了什么?啊,你棒打师父就可以了!这不就是答案吗?对吧!

这样,临济义玄得悟了!但是,打归打呢……打是亲骂是爱嘛!希运和义玄之间师徒的私人情感是非常深厚的。而且,黄檗希运特别栽培义玄!干什么呢?让他作为自己的私人信使。因为,黄檗希运——天下佛教领袖之一啊!(义玄)他做私人信使,那传信的(对象)都是什么人?呐!这样,临济义玄就和当时在世的三位大禅师产生了交流机会!就……我们说——人脉嘛!

黄檗希运当时跟径山、沩山多有往来。我们前面说过——黄檗希运的思想里有很多是牛头宗的思想,那就是径山禅,对吧!并且,沩仰宗——沩山灵祐,那是他师弟,对吧……他跟径山和沩山多有往来。并且,这个期间还跟德山玄鉴学习过!那,这就等于——临济宗的义玄就跨宗啦!什么叫跨宗了?德山宣鉴不是禅宗北宗的!他是南禅宗……他不是禅宗南宗的,他是禅宗北宗的啊!是律宗出身!等于——他还跟德山玄鉴学习过。

那,这样儿……义玄那这就算一身文武艺都学到了!并且得悟了。于是,就告别了黄檗希运,开始了他行脚的生涯。据说啊……他跟希运在一块儿有三十年……书上记载说——就一起在三十年。

他行脚的时候儿呢,路过河北镇州……当时叫镇州,就是今天的正定。在城东南有一条河,叫滹沱河……这俩字特别难写!在滹沱河边儿,有一个小院儿——观音院,他就在这儿住下了……在这个小观音院里住持。这个小观音院……滹沱河边儿的,今天已经不在了!我专门去看过了,就是工地和农田。

今天,定为临济宗祖庭的这个“临济禅院”并不是临济宗义玄一开始住的禅院,他一开始住的是这个河边儿的这个小、小院儿。后来有了影响力,才迁到了今天的临济禅院。今天的临济禅院呢,就在这个正定县,叫“生民街”东侧,有一条横着的路叫“临济路”。今天的临济禅院,兴建的时间非常地早!它最早兴建于东魏孝静帝兴和二年,就是公元年。就……比这(义玄时代)时间要早得多。嗯,当然啦,附近很破,大民宅……就是,全是民宅,但现在修成广场了。去年修的。

滹沱河,就是“临济”啊……所谓“临济”,就是临着滹沱河。所谓“临济”,“济”就是水边儿的意思!“临济”就是——临着渡口的意思。所谓“临着渡口”,临着哪儿的渡口呢?滹沱河的渡口。这个滹沱河,现在是石家庄市的一部分。

佛教禅宗的“五家七宗”都是以山为名儿的。你看,沩仰宗——沩山、仰山;曹洞宗——曹山、洞山;云门宗——云门山。这个……杨岐山;黄龙山……只有临济宗一家,临济宗一家是以水为名的。“五家七宗”都以山为名,只有它一家是以水为名!得……还好,它叫“临济宗”,对吧?因为我们说——它在滹沱河边儿上……“滹沱”那俩字没法儿认,您、您也写不了。

临济义玄,他在正定传法期间……我们说——临济宗有两位开山祖!还有一位他的PARTNER,特别得力的合作伙伴,他的助手,就是马祖道一的另一个法孙,嗯……如果是法孙,就跟(义玄)他同辈儿了,但是法系不详,叫——普化禅师。普化禅师作为临济宗的另一位开山祖,他是一位神僧!就,他具有神僧性质,或者说——他具有疯僧性质!就是……嗯,“疯”中带“神”,“神”中带“疯”……嗯,颇有神异!

每次两个人出门传法,一到集市,普化禅师总是先能引起围观……啊,大家都来围观他,聚集的人越来越多!人一旦聚集起来之后,临济义玄就开始传法。那,这对黄金组合呢……在正定传法,很快就出了大名儿!每每出街都能引起轰动!嗯,轰动性效应!

这是义玄创建临济宗得以成功的一重要条件!嗯,是……非常重要!大家不要小看这个神僧啊……不然的话,你这……谁听他讲啊?而且当时,赵州禅已经在隔壁,对吧?赵州很有名儿了!谁听临济义玄传法呀?

他们出了名儿以后,呐!正定城里的官绅就把他们从河边儿……滹沱河边儿上那个小破庙——观音院,就请到了现在我们后世看到的临济祖庭,就——今天的临济禅院。

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原文:

道流。山僧佛法的的相承。从麻谷和尚丹霞和尚道一和尚庐山拽石头和尚。一路行遍天下。无人信得。尽皆起谤。如道一和尚用处。纯一无杂。学人三百五百。尽皆不见他意。如庐山和尚。自在真正顺逆用处。学人不测涯际。悉皆忙然。如丹霞和尚。玩珠隐显。学人来者皆悉被骂。如麻谷用处。苦如黄檗近皆不得。如石巩用处。向箭头上觅人。来者皆惧。如山僧今日用处。真正成坏。玩弄神变。入一切境。随处无事。境不能换。但有来求者。我即便出看渠。渠不识我。我便著数般衣。学人生解一向入我言句。苦哉瞎秃子无眼人把我著底衣。认青黄赤白。我脱却入清净境中。学人一见便生忻欲。我又脱却。学人失心忙然狂走言。我无衣。我即向渠道尔识我著衣底人否。忽尔回头。认我了也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abmjc.com/zcmbwh/5522.html